清代宫廷艺术的黄金时期,乾隆皇帝最钟爱的宫廷古玩
发布日期:2017-12-03 栏目:考古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赵亮

 宫廷古玩.png

相关资料图

 乾隆朝是清代宫廷艺术的黄金时期。继康熙、雍正励精图治,乾隆当政,顺势而为,本固邦宁,政治、经济、文化均臻于极盛。雄厚的国力为宫廷艺术的辉煌提供了物质基础。

皇子时期的弘历成长于优渥的环境,受到康雍二帝的舐犊垂爱和悉心培养,以及帝师大儒的谆谆教诲,对知识与艺文的探索、追求表现出广纳四海的博大胸襟。他毕生沉潜于皇家丰富的艺术收藏,玩味赏鉴,勤勉不辍。从《石渠宝笈》、《西清古鉴》、《天禄琳琅》等旷古巨著的编纂便反映出他对艺文的极度重视,以及推崇文治的勃勃雄心。

清宫内务府造办处在最鼎盛时,所属匠作多达四十二个,乾隆二十年(1755)后渐次并为十四作。其对工匠的遴选制度极尽严苛,皇帝授意制作的器物亦代表了当时工艺的最高水准,呈现出恢弘繁奢的皇家气象和帝王“师古而不泥古”艺术追求。

乾隆皇帝慕古情怀浓厚,创作热忱饱满,较之皇祖皇父尤甚,彼时相当数量的宫廷艺术品皆具仿古面貌。而另一方面,他力求突破前人窠臼,通过转化、重组等手段,重新诠释古法,创造新的纹饰与器型。从乾隆宫中文玩及宫廷铜炉诸器,可窥见乾隆皇帝的尚文精神及其慕古与创新并融的审美格调。

 《沈氏宣炉小志》:“质有美恶,色有高下,款式有雅俗,工夫有浅深。”寥寥数语概括了铜炉的几大审美要素。而在铜质、皮色、款式、工艺四者兼妙的基础上,原座得以保存完好者,居罕觏之列。在铸造时,应有相当数量的铜炉与配座同时铸成,但因时代更迭,盛衰兴替,铜炉的原座多已散佚,炉、座皆存且品相完好者属吉光片羽。

古人以焚香为雅事,而香炉置于案头,不惟作焚香之用,更可点缀文房。文人久处书斋,朝夕与对,对于香炉亦务求质而有文,怡心养目。案上铜炉复配之以座,则有增强空间陈设美感之效;同时,也使焚香这一活动更具仪式感,体现了古代传统美学之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