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族脉之盛京传奇,从忽必烈到皇太极的命运迁徙
发布日期:2017-12-03 栏目:考古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赵亮

 忽必烈.png

忽必烈 资料图

崇德八年(1643)五月十二日,色钦曲杰喇嘛带领的西藏使臣返藏时,皇太极亲自率领诸王、贝勒等送至演武场,设大宴隆重欢送。他命令和硕睿亲王多尔衮、多罗武英郡王阿济格、辅国公硕托等帝国的王公贵胄送至永安桥,再次设下大宴为其饯行。

同时,皇太极派察汗喇嘛等随西藏使团进藏,给五世达赖喇嘛、四世班禅、固始汗、藏巴汗、萨迦法王、达垅法王、不丹法王、噶玛法王等分别带去了书信和大批礼品。

毕力兔朗苏应皇太极之命,替他草拟了给西藏各地方势力、各教派首领的信函。信中大致上保持了一种不偏不倚的态度,对固始汗在西藏的用兵既没有表示反对,也没有公开支持;对失败的藏巴汗没有表露同情,也没有公开指责。

不过,皇太极的信中,最热情的信件是写给五世达赖的。在这场影响整个东亚政治、宗教的拜访中,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开始称呼皇太极为曼殊师利文殊菩萨大皇帝,称呼大清帝国为曼殊师利帝国;皇太极则称呼达赖喇嘛为观音菩萨再世,达赖喇嘛随后在拉萨城重建了松赞干布时代的布达拉宫,后人称达赖喇嘛居住的布达拉宫为第二普陀山

也是从崇德八年(1643)开始,皇太极多次出现了身体不豫的情况。这一年正月初一,因皇太极圣躬违和免群臣的新春朝贺礼,命令和硕亲王以下副都统以上诸人前往堂子,代替自己向上天和历代祖先行礼祈祷;三月十七日,因圣躬违和大赦,死刑犯以下的人都得到了赦免;四月初一日,圣躬违和,连续两天向盛京城及境内各地的寺庙祷告,施白金。

一向自信的皇太极失去了自信,他求拜了盛京城内外的神佛,求拜了各个宗教的神灵,开始迷信着神秘的天命。在强烈的忧虑当中,皇太极命令兴修此生中最后修建的四座寺庙。这四座寺庙分别位于盛京四郊,东为慧灯朗照名曰永光寺,南为普安众庶名曰广慈寺,西为虔祝圣寿名曰延寿寺,北为流通证法名曰法轮寺。

工部立刻委任毕力兔朗苏喇嘛等人,在盛京城外卜地建塔。毕力兔朗苏开始着手这四项寓意鸿远的工程。在他设计这项远比实胜寺更为浩大的工程时,皇太极的身体已每况愈下。毕力兔朗苏在四座塔寺下刻下碑文:为征服为害的魔鬼,给一切有情(一切众生之意)带来利益,更要祝愿皇帝的血统皇帝本人的年寿长久。

毕力兔朗苏近于苛刻地丈量着距离,在距离盛京中心点5里处选准了精确的地点,兴建四座寺庙、四座佛塔。毕力兔朗苏要通过盛京周围建立四寺院、四尊胜塔,再形成一个圆环,将皇城乃至皇宫环绕在其中心。

毕力兔朗苏的灵感还是来自于佛教之中的坛城。当年释迦牟尼曾亲自教导弟子制作沙坛城。自此,这门精致绝伦的宗教艺术,成为佛家子弟修行的重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