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草枯灯孤冢 曲江原上的秦二世陵
发布日期:2018-07-10 栏目:考古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 赵亮

荒草枯灯孤冢.png 

秦二世陵墓

每当说起长安城的历史文明,周秦汉唐的盛世辉煌总被人们反复提及,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来西安也都要去看“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始皇兵马俑,去看看这位江山一统的霸主,看他身后的百万雄兵……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当年金戈铁马横扫六合的丰功伟业并非牢不可破,仅仅三年就如推杯换盏般的改弦更张,二世不仅被杀,还葬于曲江之野,被荒凉笼罩了二千余年。

胡亥(前230年―前207年),即秦二世,亦称二世皇帝,嬴姓,赵氏,名胡亥,秦始皇第十八子,公子扶苏之弟,秦朝第二位皇帝,前210年―前207年在位。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三十七年)秋,秦始皇巡行到沙丘(河北平乡县东北)途中病死。宦官赵高拉拢李斯,伪造诏书,废公子扶苏,立胡亥为帝,是为秦二世。

秦二世是一个昏庸的君主,其残暴程度超过秦始皇。他在埋葬秦始皇时,竟下令把后宫无子女的宫女全部殉葬,又怕泄露陵墓内的秘密,把修陵的工匠也活埋了。

胡亥登上帝位之前就害死了自己的长兄扶苏。胡亥坐上帝王宝座之后,对其他众多的兄弟姐妹更是残忍有加,毫无人性。对其他的大臣,胡亥在赵高的唆使下,也大开杀戒,杀死一大批忠臣,使整个朝堂变成傀儡的乐园。

胡亥坐上帝王宝座之后,一心想享乐一生,有一次他对赵高说:“人这一生就如白驹过隙,做了皇帝,我想尽心享乐,爱卿你看呢?”这正合赵高心意,从此讨好胡亥享乐,自己更大胆地专权。于是,有了后来的指鹿为马。

据史记记载,秦二世胡亥葬于曲江池南畔,是按照老百姓的等级埋葬的,虽然当初是按老百姓的等级埋的,但后人还是把秦二世当皇帝看待,每年到清明、寒衣节上坟添土,逐渐形成这么大一个冢。

二十年前秦二世陵的大门就像一个农家的门坐南朝北,门扉似乎常年都半掩着,门前被许多大树的树荫覆盖着一条窄窄的、划着弧弯的小路。1983年曲江公社提出曲江发展方向:一奶牛,二建筑,三旅游。当时曲江池村就想把秦二世陵作为一个旅游点开发,后来就有了“群众自己管文物、搞旅游”的模式。1997年,西安电影制片厂高级工程师李镇东和他的朋友老纪看到文物亟待保护的状态后,就自筹资金把这里“承包”了下来。

按照他们的话说,兵马俑向人们展示的是秦王朝的强大,秦二世陵则能告诉人们这个曾经强大的王朝的衰败,两者相结合,游客才能真正了解到一个完整的秦文化的变迁历程,并从中得到启迪和启发。但好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好的回报,十多年来李老、纪老累计投入100多万元,艰难的守护秦二世陵。

2010年十一前夕,以秦亡警示为主题的秦二世陵遗址公园开园,彻底改变了之前落败半荒的凄凉景象,成为集园林景观、文化展示、文物保护为一体的遗址公园。

如今古墓新貌物是人非,一个占地面积约42000平方米崭新的遗址公园矗立起来,吸引着来自国内外的八方宾客。与时代同步的展示方式让游人驻足沉思留恋往返,在体验秦由强大走向衰败的同时,感受近年来曲江的巨大变迁。听一旁村民讲,之前两位年逾古稀的耄耄老人,在秦二世陵遗址公园的改造中得到了合理补偿,他们在遗址保护上做出了贡献,应当得到尊重与补偿,真为他们庆幸和骄傲。

秦二世时期,凡事决于赵高,以致赵高专政,实行残暴的统治,终于激起了陈胜、吴广起义,六国旧贵族复国运动。公元前207年,胡亥被赵高的心腹阎乐逼迫自杀于望夷宫,时年二十四岁。

秦二世胡亥墓坐落在原坡地带,环境幽僻,迥异于秦汉以来高峻宏伟的帝王陵墓,同附近的杜陵、少陵相比,殊感逊色。

如今,人们走在秦二世陵遗址公园,看到“覆舟之鉴”“后事之师”的警言都会评头论足,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个再强大的帝国,只要不能执政为民就会被民众推翻,得民心者方得天下。这幅楹联也成为秦二世的真实写照“一夫自毁二世而亡,便野史逸闻,只为千秋留笑柄;仁义不施身家焉保,漫荒烟衰草,惟余孤冢泣残阳。”秦二世胡亥是秦朝的第二个皇帝,也是最后一个,由于他的残暴荒淫、堕落无能,使秦始皇希望皇位传万世万代的好梦彻底破灭。

说来也怪,曲江5大遗址公园环绕,建成伊始许多领导纷纷驻足曲江池凭栏观涛,指点江山。但从没有一个人前往秦二世遗址公园视察,看来“覆舟之鉴”的负面影响二千年,耐人寻味。如今,秦二世陵虽然得到妥善保护,但茫茫曲江原,依然让其魂魄难安,孤冢一侧伴随着千百年来的嘲讽与指责,从未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