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普通的常见物件,曾是清代皇帝眼中的奢侈品
发布日期:2018-07-10 栏目:考古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 赵亮 

《红楼梦》里有十几处提及玻璃制品或描写玻璃制品。例如贾蓉向嫂子王熙凤讨玻璃炕屏,想借来略摆一摆,因为要宴请一个要紧的客人。

清末有名的小说《老游残记》在描写一座屋内高雅又富贵的摆设时,也提到玻璃的陈设,并点出玻璃足足四尺见方,可见玻璃在当时属于比较珍贵之物:“龛子上面墙上挂了六幅小屏,是陈章侯画的马鸣、龙树等六尊佛像。佛柜两头放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经卷。再望东看,正东是一个月洞大玻璃窗,正中一块玻璃 ,足足有四尺见方。四面也是冰片梅格子眼儿,糊着高丽白纸。月洞窗下放了一张古红木小方桌,桌子左右两张小椅子,椅子两旁却是一对多宝橱,陈设各样古玩。” 

不仅民间,清朝宫廷亦掀起玻璃制品的消费风潮。皇帝的日常生活用品中有多样不同用途与功能的玻璃制品,如玻璃笔架、玻璃盖子、玻璃球、玻璃鼻烟壶等。《清稗类钞》在写后宫在岁末新年之际的时令习俗时有这样一段记载:“宫眷皆随孝钦入厨,以糖果置玻璃碟,陈竈神前。”

雍正八年,朝廷议准三品官到六品官的朝冠上允许佩戴的饰品之一便是各种玻璃。例如,三品官上衔蓝宝石或蓝色明玻璃,中饰小红宝石;四品官上衔青金石或蓝色涅玻璃,中饰小蓝宝石;五品官上衔水晶或白色明玻璃,中饰小蓝宝石;六品官上衔砗磲或白色涅玻璃,中饰小蓝宝石。

1795年(乾隆60年)时,清朝颁赐朝鲜王朝使者的礼物中就有玻璃器,可见当时玻璃器当是珍贵少有之物,与玻璃器一起作为礼物的,还有仿宋板五经全部十二套、徽墨四匣、湖笔四匣、嵌玉如意一柄等。

由此可见,在清代宫廷和民间,玻璃确实是颇受人追捧的珍贵之物。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研究之用,严禁转载。

本网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地情影像网系信息发布平台,地情影像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