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宋真宗醉心的初恋情人原来也是女强人
发布日期:2018-05-16 栏目:野史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 赵亮

 

让宋真宗醉.png 

资料图

宋真宗赵恒的庄献明肃皇后刘娥,是大宋王朝的第一位摄政皇太后,因其治国理政,功绩赫赫,史家常将其与“汉之吕后、唐之武后”并称,故又称之为“古之三权后”。但是,史书却称刘娥为“有吕武之才,无吕武之恶”。

至道三年(公元997年)三月,五十九岁的宋太宗病逝后,已立为太子两年的赵恒继承大统,是为宋真宗。赵恒三月即位,五月册立被宋太宗赐婚的宣徽南院使郭守文次女郭氏为皇后。虽然后宫佳丽三千,但让赵恒醉心的却是幽居于张耆府十五年的初恋情人刘娥。很快,刘娥便被接入宫中。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的正月,封刘娥为四品美人(当时,郭皇后之下,只有刘美人最为尊,连王府姬妾杨氏都只被封为五品才人)。三十六岁的刘娥,聪慧温柔,已非昔日击鼗小妹可比,长年幽居,博览群书,研习琴棋书画,早已历练得才华出众。因此,刘娥入宫后一直获得宋真宗的专宠,很快晋封为二品修仪,又封为一品德妃。

因为无亲无故,刘娥向宋真宗提出,愿意让表哥龚美改姓为刘美,做自己的兄长,继承刘家香火。其实,龚美早已跟随宋真宗,一直忠心耿耿。刘美任官,既不阿附于权臣,对部属也关心备至,出任在外时,他的随从兵卒,都按省籍定时轮换,从不培植自己私人势力。

景德四年(公元1007年)四月十六日,郭皇后病薨,享年三十一岁。宋真宗心里虽然很想立刘娥为后,但是刘娥既无子嗣又出身低微,群臣们都不赞同,反而要求册立十四岁的才人沈氏为皇后。沈才人虽大中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才入宫,但她出身高贵,是宰相沈伦的孙女。宋真宗不悦,索性让后位空缺,不谈立后之事。

刘娥虽长年受宠,却无生育。她的侍女李氏,一日突然梦见仙人下降,愿为儿子。赵恒与刘娥闻讯大喜,想出利用李氏“借腹生子”的方法。宋真宗临幸李氏,使之怀孕。就在孩子出生三月前,赵恒便宣布刘娥怀孕,并册封为修仪,与刘娥交好的杨才人晋为婕妤。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四月十四日,李氏生下赵受益(即后来的宋仁宗赵祯)。皇子虽是李氏所生,却只认刘娥为母。刘娥也没有亲自抚养皇子,而是交给杨婕妤抚养。杨婕妤是成都人,比刘娥小十六岁,二人情同姐妹。此时刘娥四十多岁,又要襄理朝政,精力自然不如二十多岁的杨氏充沛,让杨氏代行哺育之职亦为理所当然。

李氏亦被封为崇阳县君,不久,李氏又生下一女,并晋封为才人,正式进入妃嫔行列。不幸的是,小公主很快夭折。李氏自认命薄无福,终其一生,都并未与儿子相认。

刘娥既已“生子”,真宗便诏告群臣,欲立为后。但不少高级官员都知道刘娥“生子”的真相,真宗无奈,几次欲“立之”,刘娥都不得不“固辞”。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十一月,宋真宗晋封刘娥为德妃后,便给百官加官进爵。而册后的礼仪一应从简,既不让官员进贺,也不搞封后仪式,封后诏书也回避朝臣公议,只下令将封后诏书传至中书省,自己家里宣布一下就完事。十二月丁亥,四十四岁的刘娥终于成为大宋王朝的皇后。

身为皇后的刘娥,却不像其他妃嫔只知争宠,她才华超群,通晓古今书史,熟知政事,真宗根本离不开她。每日批阅奏章,刘皇后必侍随在旁。外出巡幸,也要带上刘娥。

虽然刘娥贵为皇后,但朝中以寇准和李迪为首,反对刘娥掌政的人也不少。刘娥开始笼络以钱惟演和丁谓为首作为自己的势力。钱惟演之妹为刘美之妻,丁谓的儿子娶了钱惟演的女儿。

天禧四年二月(公元1020年),宋真宗患病,难以支持日常政事,上呈到皇帝那里的政务实际上都由皇后刘娥处置。后来,宋真宗病重,下诏:“此后由皇太子赵祯在资善堂听政,皇后贤明,从旁辅助。”此诏书便认可刘娥裁决政事的权力。

乾兴元年(公元1022年)二月甲寅,五十四岁的宋真宗赵恒病逝于延庆殿,遗诏曰:太子赵桢即位,皇后刘氏为皇太后,杨淑妃为皇太妃,军国重事“权取”皇太后处分。而小皇帝赵桢这时只有十一岁,实际上就是由刘娥处理政务。

权臣丁谓以为刘娥头发长见识短,想欺上瞒下独揽大权。虽然当初刘娥因为后位不稳培植他,但多年下来,早已查知丁谓的不法举动,此时更是怒不可遏,决心除掉他。当年六月,与丁谓勾结的宦官雷允恭被诛,丁谓则罢相贬谪。丁谓被贬后,刘娥开始和仁宗赵桢一起听政决事,正式垂帘。

刘娥号令严明,赏罚有度。她自知出身卑微,因此大力抬高母家身份,一直追尊加封祖宗,虽然难免有些偏袒娘家人,但并不纵容他们插手朝政,在大是大非面前,她更尊重士大夫们的意见。王曾、张知白、吕夷简、鲁宗道等大臣都得到了她的重用,刘氏姻族也没有因太后的关系做出为害国家的祸事,这是刘娥胜过吕后与武后的地方。

刘娥当初身为皇后时,服饰简朴,当了太后依然未改习性。宫中侍女见皇帝侍女服饰华丽,觉得自己身为太后侍女,怎么能被比下去呢?报与刘娥,刘娥不为所动,“那是皇帝嫔御才能享用的,你们哪有这样的资格。”

虽然刘娥掌权日久,不愿把权柄交给仁宗,但她却依然是个慈母,仁宗少时体弱多病,刘娥忙于政务,让杨淑妃照顾,仁宗称刘娥为“大娘娘”,杨妃为“小娘娘"

对宋仁宗的生母李氏,刘娥也能够善待,升封她为顺容,迁往真宗永定陵,成为守陵的先帝诸妃之一。早在真宗年间,便寻访到李氏家人封了官,真宗去世后,依然沿用李氏。明道元年(公元1032年)二月,李氏病重,刘娥忙派太医诊治,并晋为宸妃。哪知李氏薄命,封妃当天,便病薨,享年四十六岁。起初,刘娥只想以普通宫嫔的身份殓葬了事,然而,听了宰相吕夷简的劝说,刘娥以一品礼仪将李妃殡殓,在皇仪殿治丧,并给李妃穿上皇后冠服。李妃的父亲得到追封,兄弟李用和也再次晋升。

刘娥虽不愿还政于宋仁宗,却并未想过自立。程琳献《武后临朝图》,刘娥亲掷于地,道:“我绝不会做这样的事!”

刘娥表态后,群臣如释重负,仁宗也心怀感激,恭孝唯谨,更于天圣七年(公元1029年)九月颁布诏书,将太后生辰长宁节的仪礼升级到与皇帝生辰乾元节相同的程度。

历史学者蔡东藩这样评价刘娥:“刘太后生平,有功有过,据理立说,实属过浮于功。垂帘听政,本非宋制,而彼独创之;兖冕为天子之服,彼何人斯,乃亦服之。设当时朝无忠直,不善规谏,几何而不为武后耶?史官以贤后称之,过矣。”其实,在宋初错综复杂的环境中,刘娥有些行为是不得已而为之,故称刘娥为贤后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