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草地经过无数牺牲红军学会何法在陷入泥潭时自救
发布日期:2017-09-30 栏目:档案 点击数: 加入收藏

 肖思明将军.png

肖思明将军(右)与红军时期的战友、原工程兵副司令员王耀南将军的合影

 1997年6月,笔者有幸在平津战役纪念馆拜访了开国将军肖思明。肖老戎马一生、历尽坎坷、战功赫赫,但最令他难忘的是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老人家深情地向笔者讲述了过草地的一幕。

那是在1935年7月,为掩护和保障中央军委直属队过草地,我们红一军团一师一团从四川省松潘县的毛儿盖出发,向草地进军。

当时我在团里当参谋,团长是杨得志,部队经过一片根深叶茂的原始森林,阵阵腐朽霉烂的气味扑鼻而来,呛得人喘不过气来。看来这里确实从来没有人来过,连水沟里的鱼都不怕人抓。茫茫大草原,一望无际,没有树木,没有炊烟,到处是黑油油的野草浸泡在黑黝黝的水坑、水洼里,人踏上去会发出“噗唧”“噗唧”的声音,稍不注意就会陷入泥潭。起初战友们不知道草地的“脾气”,不少人陷了进去。后来有了经验,一旦陷入泥潭,马上倒地翻滚,方可自救,这才减少了一些不必要的牺牲。

草地的气候就像川剧演员变脸一样快。刚才还是烈日当头,一转眼就大雨倾盆。进草地的第三天傍晚,雾蒙蒙的,大雨伴着冰雹劈头盖脸砸下来,打得脸颊生疼。红军战士们跋涉了一天,又饿又累,我们就以班为单位就地休息。我找到一块比较高的地方,同杨团长一块背靠背席地而坐,用一块油布顶在头上准备休息。这时,伴着炒豆般的雨点和冰雹砸油布的声响,一曲曲歌声飘过来。那是红军战士在雨中唱歌哩,我们俩也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

夜深了,杨得志团长突然问我有没有吃的东西,刚好我还有一包炒面在挎包里,便拿出来分着吃。吃过炒面口干得不行,可水壶里一滴水都没有了,我只好取出缸子接着从油布上流下来的雨水,俩人分着喝。有趣的是我们俩都喝出了甜味,后来便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境。

天刚拂晓,参谋长胡发坚跑来报告说,昨晚有一个班的同志全部牺牲在草地上!我们立即跑过去,只见一处稍高的草地上,这些战士整整齐齐的两人一组,背靠背静静地坐在地上,怀里抱着枪像熟睡的样子。参谋长难过地说:“他们太疲劳了,已经全部牺牲了。”

挥泪掩埋牺牲的战友时,我们在草地上找不到一块做墓碑的石头,只好将这些战友的军帽安放在墓前。想到这些战友将默默地长眠于草地,想到他们从枪林弹雨中突围出来,牺牲在这荒无人烟的草地里,连名字也不能留下的时候,我们心里都不是个滋味。这当口还是杨团长想出一个主意,他让我们将烈士的拐棍找来,在上面刻上烈士的名字,立在墓前,这才使每一位烈士都能有一个“墓碑”。

我们知道,一根根的拐棍,在茫茫的大草地里存不了多久,但这些简单而奇特的“拐棍碑”却深深地刻在我们活下来的红军官兵的心里。

如今,虽然肖思明老将军已离我们而去,可他讲述的红军长征路上的“拐棍碑”却留在笔者的心中。

人物小传:肖思明,1915年出生,江西永新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山西军区代司令员,华北军区干部部副部长,军政委,河北省军区司令员、第二政委,新疆军区政委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