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时期饿死的地主英雄:曾一人将300鬼子困死深山
发布日期:2017-09-30 栏目:档案 点击数: 加入收藏

黄有.png 

黄有 资料图

 黄有,抗联烈士。1899年出生于黑龙江呼兰。1920年迁往汤原县前太平川后六里路开垦荒地。先后开出4500余亩地,成为当地富户,群众称该屯为黄有屯。

舍家纾难,在最艰难的时候参加抗联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黄有参加了当地的红枪会抗击日本侵略者。

1934年春,中共汤原中心县委负责人夏云杰,率领抗日游击队,在太平川展开了创建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斗争。6月15日,夏云杰在太平川召开群众大会,动员开明地主献出武器和物资,以解决游击队急需的装备。黄有热情赞扬游击队是真正的抗日救国队伍,他对夏云杰说:“我黄某也有一颗爱国的心,愿为游击队捐款献枪,共同抗日。”黄有让家人牵来5匹马,拿来10支枪,交给夏云杰,并表示要卖掉100余担粮,把粮款献给抗日游击队。

1935年,日本侵略军对抗日游击队的“讨伐”越来越残酷,抗日斗争进入更加艰苦的阶段。一天晚上,黄有向家人说出了自己要去参加抗日队伍的想法。家里人都流了泪,黄有说:“咱家过到这个地步确实不容易,但没有国哪有家,当亡国奴的滋味不好受啊!共产党领导抗日,老百姓都来支持,就能够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那时我们再重建这个家吧。”当晚黄有携带卖粮款,参加了汤原游击队,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司令部副官,稽查处处长,并负责后方密营工作。他积极抗日,大义灭亲为民除害,处死了同特务勾结的内弟媳妇赵小脚,还把妄图破坏抗日的亲侄子黄德生赶出家门,得到人们一致称赞,轰动整个汤原县。敌人惊恐万状,扬言要除掉他,抓走他全家人,封存全部财产,还要把黄家大院当作兵营,他得知后,忍痛烧掉全部家财。

在部队里,他多次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抗日需要培养更多的干部,他受命去建一座军政干校,在深山里带领战士盖起校舍。1936年4月,东北抗日军政干校在小兴安岭汤旺河流域诞生。赵尚志任校长,李兆麟任教育长。学校共办三期,培养干部200余名。

不幸被俘,将敌人引入深山

1937年冬季的一天拂晓,住在汤原县西北沟石场屯的抗联战士紧急向山里转移。黄有留下走访当地住户,检查战士执行群众纪律的情况。队伍走后不久,日军包围了村子,黄有被捕。日军强令他带路去找抗联密营,在鬼子看来,这样的有家有业的地主不会和山里的抗联一条心的,于是鬼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终于说动了黄有带他们前去捣毁抗联的密营。他们哪里猜得到,黄有已经给他们准备了一张天罗地网。黄有带着300多日军,避开游击队设在“四块石”的后方密营,东绕西转,雪中跋涉了四五天,已进入小兴安岭东麓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走了四五天,离开出发地二百多里地。

这几天,黄有可是没怎么吃自己带的东西,一到吃饭的时候,就谄媚的向鬼子要他们的好吃的,不管是罐头还是饼干,一律吃掉,顿顿都吃的很饱,保证自己的能量,另外一个目的就是看看鬼子的东西还剩下多少。四五天以后,鬼子带的给养可就吃的差不多了。小兴安岭的大风大雪啊,睁不开眼看不见路是正常的。吃的快见底了,密营还没到,鬼子就急了,问黄有“有没有头?”黄有回答“前面就是了。”果然走不多远,前面是个密营的样子。鬼子欣喜若狂,架上机枪、掷弹筒,摆好队形,就让翻译喊话。翻译喊了半天,没有动静,很奇怪,鬼子展开队伍,小心翼翼地摸了进去,发现这个密营一个人都没有,其实这是黄有之前建的废营,可把鬼子气的不轻。日军军官“呀呀”大叫,用手枪对准黄有,黄有从容不迫地反问道:“他们走了也没告诉我呀!”停了一会又说:“西沟还有密营,那里准有游击队。”日本军又让黄有带路。

当天晚上,找了一块背风的山地,鬼子们围着火就睡着了,一个个还睡得挺死。累啊,被黄有领着深山老林好几日徒步游了,还都是在老深的雪地里。到了半夜,火差不多灭了,黄有看看鬼子岗哨也有点麻痹,装着上厕所,就溜开了。走了好久,才听见后面鬼子若有若无的狂叫。能不狂叫吗?吃的没多少了,向导没了,大森林里漆黑一片,四下里基本上一模一样,来的路早就被大雪给盖住了。

黄有逃离虎口30多里路时,忽然觉得精疲力尽,手脚不听使唤,便生火,烤了一块干粮,还没吃上几口,就昏睡过去。火熄了,四肢已冻得僵直,幸被一个过路的抗联战士发现,背着返回营地。许久,黄有才缓慢地睁开眼晴,用微弱的声音说出了进山的经过。营地领导马上组织40余名战士,去袭击日本讨伐队。接火后消灭了四五十人,其余被击溃。后来的消息证实,溃逃的敌人多数在迷途中被冻死饿死在深山雪地里。

当密营的战友们为黄有祝贺胜利的时候,他的四肢因冻伤而溃烂,伤情逐日恶化,最后几乎只剩下躯干。密营里药品很少,吃的也很少。伤养好的的战士都要尽快归队,以便节约密营的给养。离开之前,每个人都要和黄有告别,直到有一天,人差不多要走完了,但是黄有怎么办呢?他已经没法行动了。敌人实行严密封锁,药品购置不进来,他忍着疼痛安慰大家说:“有同志们在,我就放心了。为了后人,吃点苦值得,死了也光荣。”战友们劝他下山找个亲属家养伤,他摇摇头说:“不用了,那样会给他们带来危险。”当部队离开营地时,组织上决定留下两名同志照顾他,并把不多的粮食留给他。不久剩下的粮食也不够了。三人讨论后决定派一名战士出去搞粮食,但是他还没出山,就被日军发现牺牲了。剩下的两人讨论后,决定另一名战士再去搞粮食,他把最后的粮食做成饭团,放在黄有的头边,然后出发了。这一次他搞到了粮食,但是回来的路上,被鬼子发现,牺牲了,粮食也没带回来。

1938年3月,抗联六军参谋长冯治纲带领战士返回营地看望黄有时,只见他趴在窝棚外边的一个塔头墩子上,去世已很多天了。根据当时的情况分析,黄有直到最后都没有放弃生的希望,他想趴到塔头墩上吃草以坚持下去,但是不行了……黄有牺牲时年仅3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