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纣王使用象牙筷子吃饭,王叔从其中看到亡国的征兆
发布日期:2018-09-12 栏目:档案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 赵亮

商纣王使用象.png 

比干剧照

深研历史的朋友都清楚,商朝的末代国君纣王作为昏暴帝王的典型,在即位之初其实是一个颇有作为的君主,无论对内治理还是对外扩张,都取得过不少的成就。然而没过几年时间,尤其是得到旷世大美女妲己之后,纣王的形象便急转而下,逐渐变成一位穷奢极欲、苛酷残暴的帝王,并最终遭遇身死国灭的命运。

纣王即位之初颇有作为,成就不小

按照正史的说法,这种转变的“苗头”,始自纣王开始使用象牙筷子吃饭,而王叔、太师箕子正是从这件小事上发现亡国的征兆。一双象牙筷怎么就跟国运兴衰联系在一起呢?箕子的担忧到底有没有道理?

按照常人的思维,帝王身居九五、富有四海,可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事情,使用象牙筷子吃饭实在是太正常不过,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可在箕子看来,此举却关于国运的兴衰。某天,箕子在跟堂兄比干、侄儿微子二人(三人被孔子赞誉为“三仁”,出处见《论语·微子》)讨论国事时,透露出自己对纣王使用象牙筷的担忧,比干、微子不解,便向箕子请教原由。

纣王自从得到妲己后,逐渐变为一个昏君

箕子忧心忡忡地说道:“对于任何能影响国运的小事,我们都要见微知著,防患于未然。二位仔细想想,大王既然改用象牙筷子吃饭,说明他有了追求享受的心思,既然如此,接下来必然会抛弃陶杯,改用犀角杯或玉杯饮酒。然而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既然改用象牙筷、犀玉杯,必定不会再穿着粗布短衣,坐在茅屋中吃饭,接下来,大王肯定会营造规模宏大的宫殿,坐在高高的亭台上享受美酒佳肴。”

箕子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说道:“其实国君有一些超出常人的享受也可以理解,可令我深感忧心的是,大王就此会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走上穷奢极欲、苛酷暴虐之路,彼时社稷恐有倾颓之忧。”

昔者纣为象箸而箕子怖。以为象箸必不加于土鉶,必将犀玉之杯;象箸玉杯必不羹菽藿,则必旄象豹胎;旄象豹胎必不衣裋褐而食于茅屋之下,则锦衣九重、广室高台。吾畏其卒,故怖其始。见《韩非子·喻老第二十一》。

箕子对纣王的作为忧心忡忡

比干、微子觉得箕子的担忧不无道理,为此三人便联合向纣王进谏,用旁敲侧击的方式劝说他要加以克制、收敛。可纣王是个 “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的主儿,对于三位贤人的劝谏,或者虚与委蛇,或者巧言争辩,总之就是抱着一副“虚心接受、拒不改正”的态度,依旧我行我素。

果然没几年时间,不断膨胀的纣王便开始建造酒池肉林,天天在里面纵酒狂欢,把朝政大事抛到九霄云外。不仅如此,为显示威严、压制臣下,纣王还设置炮烙酷刑,将看不顺眼的臣民残忍处死,令天下敢怒而不敢言。比干见纣王越来越无法无天,便挺身直言极谏,结果触怒纣王,最终竟被剜心而死。

纣愈淫乱不止...比干曰:“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乃强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见《史记·卷三·殷本纪》。

比干犯言直谏,结果被挖心而死

比干之死令箕子寒心至极,在绝望、恐惧之余,索性割去头发、装疯卖傻,天天跟一帮奴隶厮混在一起,但暗地里却经常弹琴长啸以抒发悲愤。纣王以为箕子真的变成了疯子,便将他囚禁起来,罚他做苦工,时间长达数年之久。

纣始为象箸,箕子叹曰:“彼为象箸,必为玉杯;为玉杯,则必思远方珍怪之物而御之矣。舆马宫室之渐,自此始不可振也。”乃披发佯狂而为奴,遂隐而鼓琴以自悲。引文同上。

就在箕子被囚禁的这段时间里,纣王的昏暴日甚一日,终于把自己变成千夫所指的民贼独夫。就在民心思变之际,周武王趁势起兵伐纣,在八百诸侯的辅助下,于牧野一战中完胜商朝大军,并迫使纣王自焚而死。随着纣王的死去,立国近六百年的殷商正式灭亡。

武王本想重用箕子,后者却率遗民逃亡

周武王进入朝歌后大施仁政,并释放被囚禁的箕子等人。然而箕子虽因武王而重获自由,但并不肯服事周朝,不久便率领一大帮遗民东渡朝*,最终在那里建立起箕子朝*政权。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是我们还是难免会猜测,如果纣王当时能听从劝谏改弦更张,放弃那双体现奢侈象征的象牙筷,是否还会遭遇身死国灭的命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