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另类王子娶个争议新娘
发布日期:2016-06-02 栏目:官场 点击数: 加入收藏

陈祖海

 

卡尔·菲利普,生于1979年,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独子,瑞典王室第三顺位继承人。

索菲娅·赫尔奎斯特,1984年出生,打过工,当过瑜伽老师、模特、会计师。

6月13日这天,万里无云,天气异常晴朗。瑞典民众涌上街头,手举国旗,排着长队,庆祝卡尔·菲利普王子与其平民女友索菲娅·赫尔奎斯特完婚。

比起此前瑞典王储维多利亚公主的浩大婚礼,菲利普的婚事办得算是热闹又节俭。当年,维多利亚的婚礼沿途摆放了4万株从哥伦比亚空运来的鲜花,动用了85辆超豪华轿车。而菲利普的婚礼,嘉宾总共不超过550人,礼宾车是由公共汽车改装而成,铺放鲜花的环节也被省去了。 

 菲利普与索菲娅在斯德哥尔摩举行婚礼.png

菲利普与索菲娅在斯德哥尔摩举行婚礼后,坐敞篷马车巡游     资料图片

瑞典作为国家,形成于11世纪,先后有过69位国王。卡尔十六世是贝纳多特王朝的第七位君主,菲利普是他的独子。菲利普原为第一顺位继承人,1980年瑞典修改王位继承法后,他姐姐维多利亚当上王储,他排在维多利亚及其女儿艾斯戴尔之后,头衔为韦姆兰公爵。他妹妹玛德琳公主就更别提继承的份儿了。

20岁时,菲利普像所有王室子弟一样,加入海军服役,担任武装快艇的艇长。去年10月1日,菲利普升为少校。但比起军旅生涯,他对摄影、绘画和设计更有兴趣。作为摄影师,他曾在美国《国家地理》频道实习过一段时间,随同事到过印尼、委内瑞拉等国。2003年,菲利普开始在斯德哥尔摩一所大学学习视觉设计,并一直在进修。其间,在王后西尔维娅生日时,他设计了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夹子》音乐CD封面。这盘CD是王后生日纪念版,出售所得全部捐给了慈善机构。2004年,他又和一家广告公司合作设计挂历义卖。

和维多利亚一样,菲利普遗传了父亲的诵读困难症。这让他的求学之路不太顺利。直到2011年,32岁的菲利普才从瑞典农业科技大学拿到了农业与农村管理的毕业文凭。有记者问菲利普学的是什么东西,他说:“农业管理者既是农民也是商人。我们学了很多东西,包括商业管理、法律、统计、化学和作物栽培。”至于为何选这个专业,他说是希望对父亲运作的一个生产牛肉的农场有所帮助。“我觉得动物和乡村生活很有趣。当然,这个课程是大学水平的,比以前的美术课程和军校训练更学术化、理论化。”

菲利普喜欢户外运动,尤其是足球、游泳、帆船和滑雪。2003年,他完成了全程90公里的瓦萨滑雪赛。

菲利普的另一个爱好是赛车。菲利普从2013年开始参加环斯堪的纳维亚冠军赛,此后他对赛车的热爱和对摄影的追求一样炙热。有一次,他在瑞典南部参加一场测试赛时发生意外,他的赛车先是打转,继而冲出赛道。不过,没过几分钟,他就调整好状态,再次回到了跑道。这样的小插曲时常发生,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2008年,菲利普入选《福布斯》“全球20大炙手可热的年轻皇室成员”,排名第九。他的婚事一直受人关注。2009年,他和索菲娅在斯德哥尔摩一个高级酒吧相识,后来开始约会。

索菲娅来自中产家庭,在瑞典中部城市艾尔夫达伦长大,与王室毫无瓜葛,相貌也很平常。据瑞典媒体报道,她当过模特,身上这里刺着蝴蝶,那里画着太阳,还曾为瑞典一份男性杂志拍过封面照片。在那张照片上,她穿着比基尼,半裸着身体搂着一条大蛇。该照片当年很火爆。索菲娅在美国学过财经,毕业后成为会计师。求学期间,她在餐厅打过工,还当过瑜伽老师,并在美国真人秀节目《天堂旅店》里出演过一个配角。

2010年,菲利普和索菲娅的恋情被媒体曝光,对索菲娅的指责立刻铺天盖地而来。那张裸照也被八卦杂志挖出来“说事”有报道称,西尔维娅王后表示,索菲娅并不是最适合菲利普的人。还有媒体引述“一名与王室关系甚密的人”的话说:“菲利普王子是家族的害群之马,他已不再适合当王位继承人了。”

 索菲娅早年为瑞典一家男性杂志拍摄的争议旧照.png

索菲娅早年为瑞典一家男性杂志拍摄的争议旧照        资料图片

面对舆论的压力,菲利普态度很强硬。他一方面澄清王室的意见,说家人很欢迎索菲娅,对她的过去并不介意;另一方面,他坚定地表示,自己对索菲娅的感情不变。他说:“索菲娅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我欣赏她平和善良的性格,和她在一起我很有安全感。”

为了让索菲娅能“配得上”菲利普,瑞典王室开始了长达4年的“洗白”活动。他们安排索菲娅出席慈善活动,以她和菲利普的共同名义建立基金来帮助贫困儿童。索菲娅也学会了应付媒体的攻击:“我觉得没有必要仍旧抓着过去的那些事不放,那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我已经成长了。不过,我并不认为我的过去有任何不光彩,正是那些‘过去’成就了今天的我。”

有意思的是,菲利普的姐妹也都嫁给了平民。维多利亚2011年嫁给了一名健身教练,玛德琳2013年嫁给了美国一个银行业人士。不管媒体如何挑剔这种“下嫁”有失王族体面,但在瑞典百姓眼里,王室的第二代们“都是很亲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