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小鲜肉,也能靠“刷脸”就能吃饭,这个清华理工男不简单
发布日期:2017-12-12 栏目:创业 点击数: 加入收藏

陈祖海


印奇1988年出生,籍贯江苏。清华大学学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视觉硕士,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人脸识别专项小组负责人。2011年创办旷视科技有限公司,现任CEO。

旷视CEO印奇.png 

旷视CEO印奇          资料图片

在中关村,印奇的旷视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旷视)称得上是专业门槛最高的那一类——研发团队里清华大学毕业生和在校生比例达一半以上。这当然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因素:公司搬过5次家,每次都以清华为圆心,半径不超过2公里。
犹如撑杆跳高一样,新科技产品不断刷新着大众的认知,人工智能无疑是当下最火爆的一个领域。作为分支的人脸识别技术正在中国得到普及。其中,颇具代表性的就是旷视为支付宝开发的“刷脸”系统:用户登录网络账户时,通过面部识别代替输入密码,一两秒搞定,不仅造福了“剁手党”,也彰显着这个领域所蕴含的商业价值。去年,旷视CEO印奇入选了福布斯“30名30岁以下”亚洲青年领袖名单,位列企业科技榜榜首。
印奇是看着好莱坞科幻大片成长的一代。他笑言,对于人工智能的概念,是通过《终结者》等电影启蒙的。为了能研究机器人,他先考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后来又转到计算机系的姚期智实验班,方向更偏重人工智能理论。
从大二开始,印奇便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之后三四年他一直“半工半读”,不断接触和参与行业前沿项目,到毕业前夕,他已经作为专项小组负责人开始为微软研发人脸识别系统了。
“2011年、2012年的时候,我们做过很多面向终端消费者的应用,游戏、APP等,折腾了很久。直到2015年左右,才终于找到自己的方向,不再面向消费者,而是面向企业市场。”
在这个过程中,印奇没有赶电子商务的潮流,而是坚持人工智能的大方向。不仅因为兴趣,更因为他坚信,这是未来10到20年最重要的技术。
2013年,印奇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深造,两年后中断博士学业,回国继续创业。
“我出去就是为了弥补欠缺的技术,更好地创业,所以学到后就回国了。我不太喜欢在美国工作。西方人习惯线性思维,把很多东西变得标准化,包括对于优秀的定义。我很多朋友在顶级投行,从着装到生活方式都非常相似。我更想自由一些。而且中国更热闹,西方的生活有时候也挺无聊的。”

 旷视CEO印奇2.png

旷视CEO印奇          资料图片

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无论是“刷脸”还是打败众多高手的“阿尔法狗”,都只是人工智能的一个分支领域——“深度学习”。
“目前,人工智能的商业应用主要有两类。一类以日本为代表,往往把机器做得很像人,即类人型机器人。另一类是以中国、美国、以色列为代表,机器长得像不像人不重要,关键是它能否像人一样去思考,即‘深度学习’。”印奇说。
创立至今,旷视已获得10.3亿元投资,并从2014年开始盈利。印奇希望,公司在未来2到3年内能维持300%—400%的年增长率。
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印奇现在考虑最多的是怎么提升自身的商业能力,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并把大家融合到一起。他的体会是:“好领导不能色厉内荏。内心一定要很坚强,做艰难决定时能够狠得下心,对外不能虚张声势、天天骂人。”
在创业公司,一把手做决策时遭到大多数人反对的情况很常见。印奇会采取“民主集中制”的办法解决。“成功往往是因为走了旁人不走的路。如果你做的每个决定都被大家认可,连股市大妈都认为是对的,那一定没什么机会了。所以决策机制很重要,民主能解决的最好,无法解决时就一定要集中。”
“人工智能是一波洪流,不是一个风口。风刮一会儿就停了,而这波洪流将至少持续5到10年。”印奇说。他认为人工智能革命将席卷全球,所创造的经济价值会超过目前整个互联网的体量。
  “其实人工智能一直在改变我们的生活,只是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比如搜索引擎就是典型人工智能,还有火车站、机场的安检,客服电话的接听,美图秀秀等修图软件中也有广泛应用。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产品替代简单重复的劳动,不仅更便宜,而且做得更好。比如门卫、保安等职业,装一个识别身份的摄像头就可以了。还有去医院做检查、拍片子,机器也会比人做得好,而且24小时不休息。”到那时,很多传统行业的商业模式都会被颠覆,其中一些很可能在未来5年里就会被取代。
目前,旷视的“刷脸”一次通过率为95%—97%,误识率为十万分之一至万分之一。这两项数据都很重要,前者代表效率,后者代表安全性。此外,还有车的识别、文字的识别,用印奇的话说,“凡是可视化的东西都可以被识别”。

 旷视“天眼”系统.png

旷视“天眼”系统           资料图片

印奇承认创业很难,很多人没想清楚就进来了。“不是谁都能成为马云,别被成功学和造梦者迷惑。创业成功率低的一个原因,是有很多完全不靠谱的公司。这是一场有泡沫的游戏,但那些扎扎实实的玩家最终会有一个相对较好的结果。”
在这个过程中,人是第一位的要素。印奇认为,对一个公司来说,重要的决定其实就一两次。他的危机感在于自己能力的提升能不能赶上公司的发展,赶上潮流的发展。

印奇佩服马云,但并不想成为那样的“精神领袖”。“任何成功都不能复制。同样一件事,他能做成你却做不成,原因是很复杂的。当一个人想复制别人的成功时,说明他可能只想享受成功的感觉,而不是对这个事业真正认可。”印奇希望旷视能做得很大、很长久,但不想和公司捆绑在一起。在他心中,人生有很多意外,所以才精彩,“成功只是串联到最后的一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