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圩巫调唱凌云
发布日期:2017-04-19 栏目:最新资讯 点击数: 加入收藏

歌圩巫调唱凌云

       

----------《广西民族民俗文化》摄制组走进凌云

 

 

2017411日至2017414日,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和广西地情影像资料中心联合摄制的100集大型电视专题片《广西民族民俗文化》摄制组走进凌云县,拍摄了凌云《朝里风流歌圩》和《凌云巫调》。

 凌云壮族七十二巫调.png

 凌云壮族七十二巫调                   冯思捷

凌云壮族七十二巫调音乐,是凌云县泗城镇壮族女巫举行仪式时所唱的一种巫歌,也称巫论,壮语称“欢经”。泗城巫歌是以单人独立演唱为主,一般为女声独唱,用壮语演唱。演唱时女巫坐着,以铃声和脚踏声为主要配乐,巫婆左手拿一把挂有凤凰香囊和麒麟铜铃的扇子,右手拿一张配有铜铃的红手帕,歌声、脚踏声同起同落。以铃声和脚踏声为主要配乐,主要分为“伴奏乐”和“声乐”两类,其结构模式大多为一段体式,仅有个别曲调属于二段曲式。调式音列主要包括四声音列、五声调式,节奏特点包括有序律动和无序律动。在转调时不断地体现出不同风格和个性,柔、凶、散板较鲜明,尤其是散板,柔得像清清流淌的溪水,又像高山上慢慢飘飞的云雾,旋律无不体现出大自然灵活灵现的气派。 

 风流歌圩上的男女.png

风流歌圩上的男女              冯思捷       

朝里歌圩文化自宋朝盛行以来,伴随着民俗活动产生和发展而形成的对民间习俗的依存性特征。从单一性的壮族布洛陀姆六甲始祖文化演变为多民族多源文化的交融传承发展,从单一朴素的男女山歌对唱演变为传承劳动生产知识、天文地理、宗教传播、伦理道德的优秀乡土教育功能。既有源于古乐歌舞的继承有对民歌、时令小调等广泛吸收,又有戏曲、曲艺乐曲中引进,还有从外地民间吹打乐中直接纳入,而形成了曲目的多源性特征;既有本土乐曲,又有外来乐曲,长期并存、各自发展,因而形成了本土和外来乐曲共存特征;那巴古乐演奏的乐曲主要有“三场十板三十调”,如今又增添了“敬茶调”等新调,类别繁多、品种齐全,形成了曲目丰富的特征。在原有古乐的基础上又融入了壮剧表演,山歌对唱节目,从而形成了多样性,包容性特征;在演奏古乐和表演壮剧及山歌对唱上人员可多可少,演出时文有文板、武有武腔、乐有曲牌、喜怒哀乐都融入其中,因而形成了演唱灵活性的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