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建设:村庄的另一种生长方式——创客上山资本下乡
发布日期:2017-11-30 栏目:最新资讯 点击数: 加入收藏

· 新闻

· 军事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科技

· 历史

· 时尚

· 汽车

· 视频

· 读书

· 游戏

· 房产

· 彩票

· FM

· App

·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时尚

· 汽车

· 房产

· 科技

· 读书

· 教育

· 文化

· 历史

· 军事

· 博客

· 公益

· 佛教

· 更多

佘振芳

周五下午,汽车喇叭声打破了深山的寂静。重庆北碚区澄江镇缙云村,坐落在缙云后山腰、面朝深谷的“缙云小住”,陆续迎来一个月前订好房间的客人。

 “缙云小住”.png

“缙云小住”       佘振芳 

创客上山:“小而美”的民宿大有可为

“缙云小住”除了硬件领先,让村民们惊讶的还有定价——每晚最低680元,最高1180元,旺季还要上浮100-200元。

“这印证了我们的判断,重庆高端民宿市场需求很大。”这家民宿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胡小兵告诉记者,缙云小住共有16个联合创始人,分别来自地产、景观、室内设计等各个行业,众筹460万元共同组建了小住科技有限公司,对农村土房进行改造升级并推向市场。

在重庆,像缙云小住一样的民宿正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如武隆仙女山的花屿归原、巴南的又见炊烟、江津的稻田酒店等,正刷新重庆人对于乡村旅游的体验。

资本下乡:大而全的田园综合体受热捧

熊猫宝贝亲子庄园地处圣灯山的大沟村一社,以往交通不便,社里的年轻人纷纷外出读书打工,剩下的120多口人几乎都是5、60岁的老年人。其中大多数人靠着种地度日,自产自销。除去平时日常的生活开销外,剩余的农副产品拿到镇上的集市上出售,一年也就卖1000多元。

熊猫宝贝亲子庄园.png

巴南圣灯山的熊猫宝贝亲子庄园一期投资2000万  资料图

亲子庄园的修建,首先获利的便是大沟村的村民。以往闲置的田地,按人头每年1500元租给庄园。庄园还提供众多的工作职位,合同工每个月工资3000元左右,打零工80、100一天。 “像我们餐厅的服务员、游戏协管员、清洁工,几乎都是经过培训后上岗的本地村民,劳动强度不大,目前已有30多位村民在园内工作。” 徐思光说道。

像熊猫宝贝一样的田园综合体,近年来在重庆发展势头很快,如南川生态大观园、铜梁奇彩梦园、涪陵大木花谷、石柱八龙莼乡休闲农业示范园等,都成为了乡村旅游的精品,带动一方人气。

政策东风:土地和资金获双重保障

国家及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为乡村旅游提档升级指引方向。在今年7月18日出台的《促进乡村旅游发展提质升级行动方案(2017)》中,明确提出要“推动形成体系完善、布局合理、 品质优良、百花齐放的乡村旅游发展格局,争取2017 年全国乡村旅游实际完成投资达到约5500 亿元,年接待人数超过25 亿人次,乡村旅游消费规模增至1.4万亿元,带动约900万户农民受益。”

土地政策有了保障,资金如何解决?在这方面,重庆金融业也在探索,截至目前,重庆农商行为支持城口县乡村旅游业发展,发放贷款就达到1300多笔、金额超过1亿元,这其中包括4户贫困户申请的巴渝民宿扶贫贷款,以及38笔总金额超过1600万元的大巴山森林人家贷款。

过去,人才匮乏是制约乡村旅游发展的主要问题,如今“行动方案”明确提出“重点培养1000名乡村旅游带头人”,鼓励人才回乡创业。人才返乡将新的发展理念、思路带回乡村。

探索磨合:个体与群体如何共赢

对缙云小住和熊猫宝贝们来说,如何在500亿大蛋糕中抢占属于自己的市场份额,实现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的双赢,仍面临许多难题:轻资产与重资产的抉择、情怀与商业的跨界、个体与群体的共赢……

以民宿为代表的乡村创客精英化模式准入门槛较高、不容易复制,且较难获得资本青睐。不过,成功民宿的发展轨迹,除了给乡村带来了知识和技术,更带来了理念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