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最后一次正式出国访问去了哪里?
发布日期:2016-03-02 栏目:秘闻 点击数: 加入收藏

邓小平.png 

1978年12月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中美建交公报》。中美两国宣布自1979年1月1日起互相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公报重申上海公报中双方一致同意的各项原则,并决定1979年3月1日互派大使并建立大使馆。

为了进一步增进中美双方的了解、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1979年1月29日至2月5日,邓小平副总理应卡特总统的邀请对美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领导人第一次访美,受到了美国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

在白宫外的草坪上,卡特总统以适合邓小平真实地位的礼仪,隆重欢迎这位30年来第一次访问美国的中国领导人。卡特为欢迎邓小平访美举行国宴,宴会厅装饰着特地从卡特总统故乡———佐治亚洲运来的1500株红色和粉红色的山茶花。

邓小平在欢迎宴会上祝酒时说:“我们两国曾在30年间相互处于隔绝和对立的状态,现在这种不正常的局面终于过去了。我们两国社会制度不同,意识形态不同,但是两国政府都意识到,两国人民的利益和世界和平的利益要求我们从国际形势的全局、用长远的战略观点来看待两国关系。正是因为这样,我们顺利地达成了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协议。不仅如此,还在关于建交的联合公报中庄严地作出承诺,任何一方都不应当谋求霸权,并且反对任何其他国家或国家集团建立这种霸权的努力。这一承诺既约束了我们自己,也使我们对世界的和平和稳定增添了责任感。我们相信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的友好合作,不仅有利于两国的发展,也必将成为维护世界和平和促进人类进步的强大因素。”

在8天的访问中,邓小平与卡特总统进行了深入、坦率、诚恳的会谈。会谈中,邓小平同卡特就国际形势和中美关系深入交换了意见。

邓小平指出,今天的世界很不安宁,存在着战争的危险,主要危险来自苏联。第三和第二世界应联合起来反对霸权主义。这一反霸统一战线,坦率地讲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对付苏联称霸世界,美国理所当然是一个主要力量,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国在尽自己的责任方面有某些不足。苏联在世界各地扩张,特别是利用古巴在非洲插手,支持越南侵柬,没有受到应有的遏制和惩罚。结果,世界形势可以说一年比一年紧张。苏联终究是要发动战争的,如果我们工作做得好,可能推迟战争的爆发,如果无所作为,形势会更加复杂。我们希望同美国从各自的角度出发,做各自应做的工作。卡特则指出,美国对以下两点特别关心,一是东南亚地区连同印度洋北部一带直至非洲大陆的不稳定局势,以及某些外来势力乘机加以利用的倾向;二是苏联军事力量的迅速增长。他表示同意中美加强合作,在一些麻烦的地区协调行动。

越南侵柬问题也是中美会谈的一个重点,邓小平指出,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是苏联战略部署的一个部分。苏联在这一带的做法犹如一个哑铃,一头通过越南搞印支联邦,推行亚安体系,另一头通过控制阿富汗、伊朗、印度、南下波斯湾,连接两者的马六甲海峡,苏联也正设法加以控制。这样,苏联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扩张就将连成一体。对苏联的这种战略部署,如不加以破坏,就会造成更大的麻烦。越南建立印支联邦的野心由来已久。从战略全局考虑,有必要对越南的这种狂妄野心给以教训。只要步骤适当并有限度,我们估计,苏联将难以作出很大的反应。就是从最坏的方面考虑,中国也顶得住。对此,卡特总统表示,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他想同自己的顾问们研讨后再说。

谈到台湾问题时,邓小平说,我们不再用“解放台湾”这个提法了。只要台湾回归祖国,我们将尊重那里的现实和现行制度。中国是愿意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的,但不能承担不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义务,因为那样反而不利于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

在谈到国内问题时说:正确政策的持续不是由个人因素可以保证的,关键在于这些政策是否正确,人民是否赞成,对人民是否有好处。如果这些政策是正确的,对人民有好处,又得到人民的支持,政策的持续就有了根本的保证。既然我们现在执行的政策是正确的,我们采取的方针、政策和措施都是正确的,可以肯定,这些政策会继续下去。

最后,邓小平希望中美两国人民能够千秋万代地友好下去,能在维护和平和发展经济这两个方面进行合作。

两国领导人经过几天来的磋商和会谈,1979年2月1日,双方发表了《联合新闻公报》。该《联合新闻公报》说:“双方认为,两国社会制度的不同不应妨碍彼此加强友好关系和合作。”

邓小平此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要全面推进中美在经济、文化和科技等方面的合作与交流,为中国刚刚兴起的改革开放事业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正如邓小平所指出的,中美建交是两国关系中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转折,中美关系从此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联系两国的纽带的恢复,为促进中美人民的了解和接近,为进一步发展两国政治、经济、文化、科学和技术等领域的交流和合作,开辟了新的广阔前景。因此,在访问期间,中美双方签署了科技合作协定和文化协定,在教育、商业、空间方面进行合作的协议,以及建立领事关系和互设总领馆的协议。双方还同意为互派常驻新闻记者提供方便,并决定就签订贸易、航空和海运协定进行商谈。

所有这些都是对两国关系正常化的一种生动、形象、有效的宣传,也宣传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消除了一些人对中国的误解,使中美关系从一开始就获得了强劲的动力。

访美期间,邓小平走访会见了数以百计的国会议员、州长、市长以及企业界和政治外交界的知名人士;出席了众多的活动,在不同的场合向数千人直接发表讲话,并回答了一批又一批记者提出的问题,尤其是2000多名新闻记者乐此不疲跟踪采访和报道了邓小平的活动,美国三大全国性电视网的黄金时间则全变成了“邓小平频道和邓小平时间”,在邓小平前往访问的亚特兰大、休斯顿和西雅图,当地报纸都在头版头条用中文通栏标题表达了对邓小平的欢迎,并以大量篇幅报道邓小平的访问活动。邓小平以其超人的智慧取得了超出预想的成果,更以其特有的魅力,掀起了美国全国性的“中国热”。这是30年来的第一次,这种影响力对于改变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是非常重要的。

1979年2月5日,邓小平结束访问离开美国。这次访问的历史意义首先在于,它迅速地提升了刚刚正常化的中美关系,使两国关系在各个方面都开足马力迅速地发展起来,对发展中美友好关系以及国际关系格局的变化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2月6日至8日,在访美归国途中邓小平访问日本。他向日本首相大平正芳通报了访美情况,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形势、亚太地区以及双边关系等问题广泛交换了意见。这次访问美国和日本,是邓小平最后一次正式出国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