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阁大学士之死:竟然是死于崇祯皇帝的自尊心作祟!
发布日期:2018-02-06 栏目:秘闻 点击数: 加入收藏

编辑:赵亮

 钱龙锡.png

钱龙锡 资料图

当明金双方围绕遵永四城展开激烈战斗之时,北京城内在进行着另外一场激烈残酷的战争。崇祯二年腊月初一,袁崇焕被逮,初四,祖大寿东溃,两个突发事件引发了政治地震,给一些早已在暗中窥视的政治动物提供了千载良机。

腊月十四,江西道御史高捷上疏弹劾内阁大学士钱龙锡,说钱龙锡身为辅臣,与边臣袁崇焕私自勾结,钱龙锡在后台策划,袁崇焕在前台操刀,配合默契,背着皇上,擅杀毛文龙,二人阴谋诡计,目中全无皇上,内示专制、外胁至尊。现在袁崇焕已被拿问,只有钱龙锡还是心腹之患,未被人发觉,恳请崇祯将钱龙锡一体拿问,与袁崇焕一起正法。

话语不多,但字里行间,杀气腾腾。崇祯阅后,没有批准拿问钱龙锡,但也没有处罚高捷。高捷上疏后,震惊朝野,一些大臣纷纷劝钱龙锡上疏辩白。钱龙锡并没有采纳,他觉得袁崇焕斩毛文龙一案,前后事情甚为明了,自己在其中清清白白,问心无愧,如果急急忙忙上疏辩白,反而显得心虚理亏,是非曲直、皇上自有圣裁、朝野自有公论,不如采取静观态度。

钱龙锡想错了,他并没有领会崇祯的真正态度,没有意识到,高捷短短的一纸奏疏已经准备的抓住了崇祯极度自尊的心理。个人都有自尊心,这是人的天性,但自尊的程度有所差别,大凡来讲,本事越大、地位越高的人相应的自尊心越强,二者大概是成正比的,皇帝作为天子,掌握了最高权力,一般都有高度的自尊心,而年轻的崇祯皇帝由于遗传、经历、学养、周围环境的缘故,其自尊心至高竟至于病态。

作为皇帝,最厌恶的就是大臣结党,联合起来蒙蔽他,最憎恨的是大臣蔑视他至高无上的权威。高捷正是准确的抓住了崇祯的这一心病。而崇祯对高捷奏疏含混不清的态度,无疑是给了高捷一个信号,可以继续进攻。几天之后,高捷又上疏弹劾钱龙锡,这一次语气又重了几分,直接攻击钱龙锡对皇帝不忠,不敬。

揭发钱龙锡私通祖大寿,在袁崇焕被拿之后,钱龙锡挑唆祖大寿,才有后来的辽军东溃。高捷又揭发钱龙锡在祖大寿东溃之后,到处传扬崇祯皇帝拿问袁崇焕时一意孤行,不和辅臣商量,等到祖大寿带领辽军跑了,又手足无措,后悔不该在平台鲁莽行事,急急忙忙怂恿大臣们上本保救袁崇焕。这一招极为阴毒,戳中了崇祯的痛处。等于把崇祯在辽军东溃后惊恐、懊悔、不知所措的丑态公之于众,天下臣民心目中英明神武、算无遗策的圣主形象轰然倒塌,又岂是极度高傲的崇祯所能容忍?无论谁看了,都会认为钱龙锡在恶意诋毁皇上的光辉形象,其心可诛。

在检举钱龙锡政治上极端反动之外,高捷又爆料钱龙锡经济上也不清白,收受袁崇焕巨额贿赂,而且不是袁崇焕的私财,是袁崇焕侵吞朝廷用来抚赏辽东蒙古部落的专项资金,转而送给钱龙锡。如果属实,这又是一条重罪,袁崇焕贪污统战公款,钱龙锡坦然收受贿赂。

钱龙锡在朝房看到高捷的这份奏疏,深知其中利害。他再也坐不住了,顿时没了先前处变不惊的宰相风度,急忙上疏崇祯,逐一驳斥高捷的指控,并力陈对皇上的忠诚。可惜,崇祯现在已经先入为主,高捷的每一句话都深入其心,尤其是辽军东溃后他的反应,白描如画,深深地刺激了他高傲的自尊。此刻,任凭钱龙锡如何辩解,都无济于事了。